滨州长安网 > 社区建设

社区观点(7)—禁毒社工:我们需要不停地刷存在感

文章来源:协调科   发表时间: 2017-07-11    点击量:

 “对一些青少年来说,他们吸食毒品并不是贪恋毒品带来的快感,而是把吸毒当成了一种交友手段,觉得通过吸毒能够结交朋友,巩固友谊。尤其在未成年吸毒群体中,这种心态更为普遍。禁毒社工的工作之一,就是通过渐进式的沟通,让他们逐渐认识到自己的想法是不理智的,一步步往好的方向走。”

  叶梦竹是广州市启创社会工作服务中心一名青少年禁毒社工,负责机构在海珠区的两个社区站点,禁毒是他们最大的一项服务内容。和很多禁毒社工一样,叶梦竹需要不断走访吸毒人员,了解他们的近况,提供个案辅导、社会融入和社会支持等服务。在她看来,能够提供专业化服务、丰富的社会工作经验和社区资源正是禁毒社工的价值所在。

  近年来,很多城市都在推广禁毒社工服务。今年年初,国家禁毒办、民政部等十二部门联合印发了《关于加强禁毒社会工作者队伍建设的意见》。但就实际情况来看,禁毒社工仍是一个“小而窄”的领域,外界对这一群体并不太了解,其自身发展也面临诸多困难。2017年6月26日是第30个国际禁毒日,《公益时报》记者带你从多角度了解禁毒社工。

  一步步往好的方向走

  广州市海珠区共有18个街道,每个街道都有一个专职的禁毒小组,由海珠区禁毒办统一管理。他们负责该区域内所有涉毒人员的管理,包括定期尿检、登记等。叶梦竹和她负责站点的8名社工关注的主要是6-25岁的青少年群体,属于海珠区团委购买服务的内容。

  由于涉毒青少年尤其是未成年人的信息都是严格保密的,启创社工跟禁毒办签署了合作协议。禁毒办每个月会通过邮件的形式告知禁毒社工当月涉毒青少年的名单。拿到自己负责区域内涉毒青少年的名单后,禁毒社工们首先要做的就是联系该区域内的禁毒专职人员,核对涉毒青少年的住址、电话等具体信息,了解他们吸食的毒品类型、被抓的时间、目前的状况(拘留、社区戒毒还是其他形式的管制)。

  “之后,我们会和禁毒专职人员进一步沟通。如果专职人员已经接触过这些吸毒涉毒的青少年,我们就会和他们约个时间,一起去做家访,这样做的好处是我们的身份不容易被怀疑。如果专职人员没有接触过这些青少年,我们就要自己联系。”叶梦竹告诉记者。

  这是一个需要耐心的工作

  叶梦竹谈道,虽然青少年对于禁毒社工并不太抗拒,但很多时候都需要向对方解释自己的身份和目的,因为很多人并不太了解社工。通过电话沟通,禁毒社工一方面要让对方了解自己的工作,另一方面要进一步了解他们的现状及需求,希望通过初步沟通让他们答应和社工见面。“花时间比较多的工作就是走访、家访,这也是需要持续去做的,不能断。我们要经常刷存在感,不然大家很快就会忘记禁毒社工的存在。”

  在此基础上,禁毒社工还将提供治疗性、预防性和成长性服务,帮助吸毒人员尽快融入社会。如,运用社会工作理论和方法,针对吸毒人员做一些预防复吸的训练和辅导;通过一对一面谈、画图、设计量表、布置作业等多种形式,让吸毒青少年了解毒品的危害,改变他们对毒品的错误认知;组织一些活动、兴趣小组,比如教吸毒人员做咖啡、调酒等,培养他们的工作技能和兴趣爱好,充实他们的生活,转移他们对毒品的注意力。

  “对于那些还在吸毒或者偶尔吸毒的青少年,我们首先会稳定他们的情绪,做一些缓解伤害工作,因为让他们一下子戒掉毒品并不现实。比如他现在是一天吸一次,我们会告诉他,如果你想改变的话能不能三天吸一次,慢慢让他适应。我们还会制定一些计划,让他去完成,肯定他的努力,欣赏他的长处,让他对自己有信心,一步步往好的方向走。”叶梦竹谈道。

  在深圳市龙岗区彩虹社会工作服务中心副总干事冯山看来,禁毒社工还有一个重要的使命就是进行社会倡导并推动相关政策的改善。“比如之前没有推行社区戒毒社区康复时,戒毒人员不管康复多少年,只要一亮身份证就会自动报警,被抓进去。现在规定戒毒满三年的可以动态管控,取消自动报警。再比如,我们前几年成功推动了戒毒人员申领驾驶证的问题。”

  其实,每位吸毒人员的背后都有一个让人印象深刻的故事。同样来自彩虹社工、有八年禁毒服务经验的社工李晓兰向记者分享了一个案例。“去年我接触到一位因吸食冰毒被抓的个案,案主因为朋友教唆,在不知情的情况下吸食了冰毒,后因朋友告发被拘留。从拘留所出来后,他按照拘留所要求找到辖区社工建档。刚出来不到一个星期,派出所民警带领20多名协警到他工作的工厂,当着员工与老板的面抓他,让他去尿检,说他涉嫌吸毒。当时他脑子一片空白,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等一切结束后,他回到家才缓过神来。他给社工打电话,声音很低沉,有点抽泣,也很无助,不知道自己明天还能不能去上班,也不知道以后该怎么办。这件事让他感到很委屈,不理解警察为什么要这样做,他说当时自己都没了活下去的勇气。”

  在接到服务对象的电话后,社工紧急介入,及时协调当地政府、禁毒办、社区及工厂等方面,及时向工厂澄清服务对象的状况,同时了解派出所抓人的原因,并将此种不合理抓人尿检的方式以汇报材料的形式发送给街道及相关部门。李晓兰谈道,当时社工分成两组,一组负责跟进吸毒人员情况,一组负责与政府部门对接。经过一个多月的危机介入,服务对象的情况有所好转,逐渐从这件事情的阴影中走出来,并且换了一份工作,脱离了原来的朋友圈。

  禁毒社工面临多重阻碍

  今年3月27日,国家禁毒委员会办公室发布了《2016年中国毒品形势报告》。报告显示,截至2016年底,全国现有吸毒人员250.5万名,同比增长6.8%。此外,当前我国登记在册吸毒人员中,35岁以下青少年有146.5万人,比2014年提高了5.4%。

  禁毒形势依旧严峻。除了吸毒人数的增加,毒品正逐渐向在校学生、公司白领、企业老板、演艺职员甚至机关事业单位人员扩散,且呈现低龄化趋势;吸毒场所逐渐向出租屋、住宅小区、宾馆酒店、会所俱乐部以及学校宿舍等地蔓延。

  “今年广州全市都在热烈地铺开禁毒工作,以往都没有这种程度。”叶梦竹告诉记者,“因为国家出台了相关文件,到了省市层面也会有具体的指引,比如要建多少个社工站、配备多少名社工等。这对禁毒社工的发展也是有一定促进作用的。”

  不过,叶梦竹也指出了其中存在的问题。“过往政府在禁毒工作中注重打击、管控,而面对预防吸毒和社区戒毒康复的工作,社工可以起到很好的作用。然而大家对社工的认识程度不一样,各地推进的程度和力度也不一样,还需要更加细致的规划,让民间力量更好地联合起来。此外,现在禁毒工作在初步发展阶段,政府的调控作用十分重要,还需完善政府和社会组织对话的平台,加强双方的理解与沟通,一起去为禁毒工作服务。”(来源:公益时报转发)


热点资讯